女设计师因爱雇凶报复引恶魔出笼,无法掌控的人生结局

2011-1-10 【字体:↑大 ↓小】 背景色:       
分享到:

隐私或犯罪的欲念,一旦它被品性恶劣、居心叵测的人所掌控,便难以摆脱人生的噩梦。——题记

  黄霏霏出生于高干家庭,是一位拥有千万身家的女企业家。在即将进入不惑之年时,她终于找到了体贴、又有责任感的终生伴侣,享受着平实、温暖的幸福婚姻。

  然而,黄霏霏很快便发现,丈夫在外边竟还拥有一个“80后”的小女友,她的婚姻岌岌可危……她痛苦迷茫,身边竟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在极度的苦恼和压抑中,她竟向一个黑出租司机吐露隐私,并流露出报复的欲念。

  从此,她就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魔盒,开始了无法掌控的人生噩梦…… 哪管弟妹们反对,女设计师只要平实温暖的婚姻 2007年10月初,黄霏霏在好友的陪同下,到北京延庆县平成日式度假村游玩。负责接待的一名叫陆洪志的副总吸引了她的注意:他身材挺拔,坐姿端正,着装也很有品位。听说黄霏霏胃部不适,常感冷痛,陆洪志指着门口几棵桂花树说:“过两天我用桂花窖成茶品,邮寄给你吧。桂花茶有暖胃补阳的效果。”

  一周后,快递公司真的给黄霏霏送来了一包桂花茶。闻着那细细的香气,黄霏霏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黄霏霏,1968年出生于贵阳市一个高干家庭,父亲曾任贵州粮食厅副厅长。1988年,黄霏霏从贵阳大学毕业后,进入贵州民族学院美术系任教,并与父亲一位战友的儿子结婚。

  1996年夏,因丈夫患有输精管痉挛症,不能生育,两人黯然分手。 1998年,黄霏霏在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大赛中获得金奖,首都一家著名时装设计公司向她抛来橄榄枝。黄霏霏辞去大学教职,来到北京。2000年初,她再次辞职,贷款100多万元,创办了北京黛莎迪制衣公司。由她设计的女装品牌,很快走俏市场,在友谊商城、燕莎商厦、王府井服装城等开设了专柜。至2007年初,她个人身价达千万元。黄霏霏身材苗条,气质高雅。离异后,很多男士追求她,弟妹们也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其中不乏一些成功商人、政府官员,可黄霏霏要么嫌对方粗俗没品位,要么嫌对方虚浮不实在。但这次,黄霏霏对陆洪志却动了心。陆洪志比黄霏霏大3岁,在延庆县平成日式度假村担任副总经理。陆洪志8年前离异,儿子陆栋正在读初二。交往中,黄霏霏发现,陆洪志很少抽烟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煮茶,他还有一手好厨艺,烹饪出来的食物,颇合黄霏霏的胃口。半年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2008年7月,度假村要将陆洪志调往天津,他为此烦恼不已。于是,黄霏霏劝他干脆辞职,来她的制衣公司工作,负责通州区的一个服装批发档口,并给他20%的干股。这年8月,黄霏霏带陆洪志回到贵阳。让她失望的是,除母亲保持沉默外,弟妹们一致对陆洪志持否定态度。黄霏霏的弟妹个个都是成功人士,弟妹们原以为经过层层筛选的姐夫,不说万里挑一,至少在某一方面有过人之处。可眼前的陆洪志不过是一个“老打工仔”,还带着一个儿子。他们认为姐姐简直昏了头!他们不知道,经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之后,黄霏霏对出身、地位、财富等已看得极淡,她把善良、体贴和责任感作为择偶的首选标准,她只想拥有一份平实、温暖的情感。

   2008年9月,黄霏霏与陆洪志在朝阳区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后,搬进她200平米的珠江骏景小区的房子。 2009年夏,继子中考成绩不佳,黄霏霏拿出数万元,将他送到北京市卫生学校走读。陆栋跟她没有一点隔膜,很快就亲热地叫她“霏霏妈妈”,让黄霏霏感觉十分幸福开心。

  幸福婚姻受到威胁,止不住向黑车司机吐露隐私 2009年7月初,陆洪志与儿子回乡祭祖,黄霏霏开车将父子俩送到长途汽车站。待他们上车后,黄霏霏发现一个身材苗条、长发披肩的女孩也跟着上了车,并跟陆栋亲热地打着招呼……汽车开动后,女性的敏感令黄霏霏久久回不过神来。半个月后,陆洪志父子回到北京。黄霏霏悄悄向陆栋打听那个女孩。陆栋犹豫好一阵,才说:“那女孩叫杨倩,跟爸爸认识好几年了,挺轻浮的。上次回老家,她跟爸爸一直在一起。霏霏妈妈,你可要多留点心。” 黄霏霏听后又惊又怕。她不顾家人强烈反对,挑选了陆洪志,正是看重了他体贴和有责任感的品性,假如陆洪志也是个对婚姻不负责的人,那她真是大跌眼镜。

   7月底的一天,黄霏霏雇了一辆吉利两厢轿车,将服装运至朝阳区大红门批发市场。这是一辆无牌经营的黑出租,见黄霏霏神情忧郁,司机问:“大姐,像你这样的有钱人也有苦恼吗?”黄霏霏是个要面子的人,家里的事不好找人诉说,心中十分压抑。眼前的陌生人,反而让她心里没有了顾忌。她哽咽地说:“我怀疑老公有外遇了,又没有办法证实,快把我给憋屈死了。”司机笑道:“大姐,我感觉您这人挺善良的,要是您愿意,我带您去跟踪,保证能把那个‘小三’揪出来!”黄霏霏心里一热,问清司机叫陈连发,并留下了他的手机号。

  8月初的一个周末,黄霏霏发现陆洪志一早起来,又是试西装,还喷了香水。她估计陆洪志是去约会,悄悄拔打了陈连发的电话。很快,陈连发载着黄霏霏一路跟踪到朝阳区十里堡北区。两人在车上一直等到中午12点,才见陆洪志和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孩手牵手走出来。黄霏霏一眼认出,那女孩正是杨倩!她大脑顿时“嗡”的一声,差点晕过去。回家后,黄霏霏不知怎么办才好,只好拿起电话。刚拨了一个号码,电话那边就传来母亲一阵咳嗽:“霏霏,有事吗……”感觉母亲的气管炎又复发了,黄霏霏赶紧忍住泪水,说:“妈,没事,我就是问候一下。”叮嘱了几句,黄霏霏赶紧挂了电话。五妹黄芸是姐妹之中,唯一跟她还有些共同语言的人,可黄芸刚听她讲了几句,就不耐烦地说:“姐,我早说过,陆洪志就是个‘吃软饭’的……”黄霏霏一听五妹的态度,再也不想说下去了。

  第二天,黄霏霏一个人闷闷地在办公室坐了一个上午,觉得自己就要被内心堆集的东西压垮了。隔日,她再次雇陈连发拉货,又提起陆洪志外遇的事。陈连发说:“大姐,男人有这种事,十有八九责任在‘第三者’。现在的女孩为上位,啥手段都使得出来。如果你真在乎大哥,干脆找人把那女的‘做’了。” 陈连发的这番话,一下子击中了黄霏霏。老陆是自己精挑细选才寻上的人,说不准真是那女孩苦缠不放。另外,两人刚结婚就闹出这样的丑闻,如果传出去实在让她无脸面对亲友和家人。可以她的出身和地位,她何曾想过这种暴力的事?但如果不这样做,她好不容易缔结的婚姻,就有可能再次分崩离析。她战战兢兢地说:“你是说找人杀她?这千万不成!警告教训一下,或许还可以。但是,后果会不会很严重?”陈连发说:“大姐放心,一切按您的要求办。” 8月12日,陈连发带着黄霏霏来到郊外一个废弃的养猪场。

  两个男人正靠在一堵墙上张望。其中一个板寸头,另一个瘦高个,细眯眼。陈连发对黄霏霏低语道:“大姐,龙有龙路虾有虾道,你们谈吧,我不参与。”说完,他走到一旁抽烟去了。板寸头走过来,一屁股坐在驾驶座上,说:“老陈把你的事对我讲了,你打算咋样?”黄霏霏浑身发软,问:“你们通常怎么操作?”板寸头说:“弄死人20万,打折一条腿5万,两条腿10万。”对方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这使她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她声音颤抖地说:“我,我再想想吧。” 两天后,陈连发打电话问她考虑得咋样。黄霏霏吞吞吐吐地说:“小陈,我思来想去,还是不麻烦你了。这事要是开了个头,后面恐怕就止不住了……”陈连发说:“大姐,你要是优柔寡断,别人很可能就登堂入室了。要不,换个人再谈吧。” 黄霏霏骑虎难下,勉强答应再去一次。这次,出面谈判的是那个瘦高个。黄霏霏坚决不同意杀人,最后双方达成协议:打断杨倩的一条腿,5000元!事后,黄霏霏付给陈连发5000元。

  谈判结束后,黄霏霏身体像打寒颤似的抖个不停:“小陈,你可要好好叮嘱他们,千万不能害命……”陈连发笑道:“你不用担心。”至此,潘多拉的盒子终于彻底揭开…… 雇凶报复引恶魔出笼,无法掌控的人生结局一周后,黄霏霏再次后悔了,要求他们停下来。原来,有天晚上,她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男人出轨、妻子盯梢,最终酿成血案”的新闻,就对陆洪志说:“要是你敢背着我在外找情人的话,我也拿刀把你杀了。”陆洪志当即表态:“霏霏,要是哪天我背叛你,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拿刀把自己劈了!”

  此后一段时间,他每天准时下班回家,还主动给黄霏霏洗脚。黄霏霏心想,说不定丈夫良心发现,已经跟杨倩断了。再加上对那些人实在不放心,她遂放弃了报复的想法。但是,陈连发等人可不干了。陈连发,31岁,小学文化,河北省魏县沙口集乡人。十年前,他来北京开黑出租,曾因开黑车被丰台分局拘留过。陈连发找来的板寸头名叫尹肖海,26岁,瘦高个名叫段会林,36岁,都是出了名的恶徒。三人是老乡关系,经常合伙干些盗卖工地钢筋的勾当。 9月中旬一天上午,黄霏霏突然接到陈连发的电话:“大姐,那女孩又缠上你老公了!”黄霏霏一口否认:“不可能,我刚才还打过电话,员工说他在跟客户谈生意。”陈连发说:“真是见鬼了,你男人明明正抱着那女人进了一家桑拿中心。”黄霏霏再次打电话到店里。办事员支吾半天,才实话实说:“陆经理一大早就打电话让我给他打掩护,我也是个打工的……”黄霏霏彻底灰心了。愤恨之下,她打电话给陈连发,要他做掉“第三者”。陈连发大喜,赶紧打电话给段会林:“那傻婆子果然上套了!她在石景山有套小别墅,少说也值400万;在大兴还有个制衣厂,光注册资金就500万。这次我们要她30万不成问题!”段会林顿时来了精神:“只要有钱,做掉那女人还不是小菜一碟,我想钱都快想疯了!”

   不料,国庆节刚过,黄霏霏再次电告陈连发停手。原来,国庆节期间,陆洪志陪黄霏霏去海南度假。为独享两人世界,他连手机也没带。晚上,两人手牵着手去海滨散步,望着满天星星,听着海浪拍打海滩的声音,黄霏霏感觉心里无比洁净……因此,节后回到北京,她决定放弃报复杨倩。黄霏霏的变卦,让陈连发等人简直气急败坏。

   10月上旬的一天下午,黄霏霏接到段会林的电话称,他又跟踪到陆洪志与杨倩在燕京商厦大肆购物,两人的甜蜜不已。黄霏霏再也听不下去了,干脆关机。次日上午,她又接到段会林的电话,称陆洪志去了小情人的住处。黄霏霏心中恨意顿起,约段会林在洋桥附近的一个饭馆见面。见面后,段会林信誓旦旦地说:“大姐,我不能拿人钱不干活,这事我一定帮你办成!”黄霏霏问他打算怎么办,段会林称将把杨倩“做”了,扔到外地喂狗,成为一个无头案。可是过了几天,黄霏霏再次后悔,打电话让陈连发转告段会林:以前的话就当她没说,只用打杨倩一顿,出口气就行了。陈连发和段会林哪里还停得下来?段会林对陈连发说:“我跟了几次,这女孩整天不是娱乐,就是购物,住的那套房子每月租金少说也得好几千。她八成从富婆老公身上套了不少钱,不如你我闯进去,把她打昏之后洗劫一空。”陈连发连连称好。

   10月27日早晨,黄霏霏见丈夫又是喷香水,又是试西装,还把头发染了,据此判断他一定是去和杨倩约会。当天中午12时许,她给陈连发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动手,把杨倩痛打一顿。于是,陈连发开车带着段会林,赶往十里堡北区。天黑时,等杨倩独自返回时,段会林从车上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手套、编织袋和木棒,尾随其后。上到二楼,见杨倩在开房门,他几步窜到其身后,用胳膊一下子锁住她的脖胫,将其拖进卧室,见杨长得十分漂亮,这个好色之徒顿时兽性大发…… 强奸后,害怕杨倩认出他的相貌,段会林先用圆珠笔狠戳她的眼睛,接着又死死掐住她的脖胫。很快,杨倩便停止了挣扎…… 此后,段会林翻箱倒柜,却仅从杨倩的钱包中翻出100元人民币。气急败坏之下,他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数码相机、一台V3手机、四张银行卡、甚至连一部黑色游戏机也不放过,全部搜进编织袋后,仓皇逃遁。当晚,黄霏霏得知杨倩被杀的消息后既恐惧又后悔,她取出1000元,让他们远走高飞。 11月2日下午3时许,陆洪志来到朝阳区十里堡北区杨倩住处按门铃,半天无人应答。他用手轻轻一推,防盗门竟然开了。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杨倩闭着双眼,双手发紫,下体赤裸,房中被翻得乱七八糟……陆洪志赶紧打110报警。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重案三队办案民警立即赶赴案发现场。经调取死者租房合同,发现死者使用身份证为杨倩,真实为李红,1986年生,南京市下关区人,系遭勒颈窒息而死,死亡时间在48小时以上。经侦查,专案组很快将目标锁定在黄霏霏、陈连发和段会林三人身上。11月6、7日,黄、陈、段相继归案。随后,尹肖海投案自首。黄霏霏雇凶杀人的消息传出,其家人和身边朋友都无比震惊!因为,黄霏霏不仅是一位洁身自好的服装设计师,而且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她曾以“娘家人”的身份,将27个苗族妹子从贵州山区中带出来;并在大兴区长期赡养4名残疾人。

  2010年9月,该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黄霏霏的辩护律师——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辩护专业委员会主任唐红新认为:黄霏霏因婚姻矛盾,雇凶伤人违反法律,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其行为确实罪不可恕,但其主观上并无杀死被害人李红的犯罪故意;同时,其夫陆洪志在这场婚恋中的过错,也是黄霏霏走上犯罪道路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黄霏霏的罪名应定为故意伤害罪更为恰当,而且,黄霏霏当庭提出愿意赔偿人民币30万元给受害者的家属作为赔偿,也可酌情予以减轻处罚。唐红新律师的辩护意见,得到了法官的认可。法庭并未当庭判决。黄霏霏被捕后,其一手创立的北京黛莎迪制衣公司倒闭。黄霏霏在看守所里,头上突然有了许多白发。她痛悔把没能处理好自己的婚姻问题,把命运交给了几个没有人性的恶魔,以至无法掌控人生的结局。(文中黄霏霏及其家人为化名)

编辑/刘冬莉刊于《前卫》2011/1(上)已上市

 

此案现已审理终结:黄霏霏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中国北京市】【中国百强大律师】唐红新律师团队

 Tel: 8610-52873798 15810432205

Fax: 8610-59626918

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100124)

6/F,Office Tower C,Dacheng International Center, No.76 East 4th Ring Middle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124, China